除了吃和睡,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,不过我觉得就算没有也挺好。

2008年11月24日星期一

潜水长

我是有钱人(17/11/08

本来打算吃饱饭后,赖在家中一阵子才出发,因此选择六点五十分的班机,怎知这次不是犯了 AM PM 的错误,而是犯了国际时间的错误,把 0650 看成是傍晚的班机,唯有乖乖接受自己的笨,鸡还没啼的时候就爬了起来,准备去机场。白痴的我没好好整理自己的用,什么都放进自己的行李箱,这个也放,那个也放,沦落成行李超重7 公斤,被逼付出 RM105 昂贵的代价!


潜水长笔试 18-19/11/08

开始为期两天的笔试,一共有 8 个理论领域需要作答,因为是 OPEN BOOK TEST,因此还挺顺利。不久恐怖的事情发生了,因为自己超过半年没再动 RDP TABLE,竟然在最后的几题试题,久久未能作答,从天亮考到黑夜,虽然最后考试及格,但也受了 ERNEST 不少教训。这教训让我学会,以后不论什么时候,都要常像磨刀般,把自己学会的事物,拿出来好好地复习,才不至于变钝。


忙里偷闲(20/11/08

考试后,ERNEST 不懂从哪里跑出来的闲情,竟邀我去 FUN DIVE,因此唯有接受邀请,暂时放弃在旅馆数脚毛度日的欢乐时光。重回第一次学潜水的地方(TARP),感觉还是那么地棒,虽然能见度不是很理想,但总好过没得下水当龟公。


DSD 实习(21/11/08

DSD 就是所谓的 DISCOVER SCUBA DIVING,是项让人再还没有考取潜水员资格之前,试试看潜水滋味的课程。RICKY 是我这次的教练,而我主要的任务是协助其教学。教学内容还包括陪伴客人用餐,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歪理。


惹恼 ERNEST 22/11/08

数了整天脚毛,ERNEST 捉我出来训话,课题都是围绕在如何维护和维持 PADI 的专业形象。过程中我还顶撞了 ERNEST 几句,弄得他气得要暴跳如雷。ERNEST 以我为例子,说我不该向人投诉某某教练的不专业,但是我却很不认同 ERNEST 的观点,要知整个过程中,我身为一位消费者,拿着真金白银去学潜水,到头来却换回不公平和不专业的对待,难道就该如此罢休吗?


慢手慢脚(23/11/08

潜水长其中一个任务,就是在教学上给予教练协助,让教练可以安心地进行教学,因此今天开始打杂工作,主要都是负责搬运用具和检查配备。天意弄人,当安装 ERNEST 用具的时候,连续换了三个气筒,竟然一个个都是气压不足的状态,害我又挨 ERNEST 骂,说我慢手慢脚。


DLD24/11/08

Discover Local Diving 是潜水长能独立进行的活动之一,目的是带领受训后的潜水员,在一个他们不熟悉的环境,进行导游服务。此次任务是在牛哥礁(SAPI REEF)进行,因为前几天有到这里偷闲,因此勉强还记得潜点路线,总算把 ERNEST 和其他组员,安全带去和带回所规定的地方,也结束了整个潜水长课程,终于毕业了。


后记:

两个星期就能结束的潜水长课程,竟然变成需要整一年的时间才能结束,其中遭遇真是有血有泪,有苦难言。保守估计,一个的潜水长课程一般都能在 14 天里完成,就是说如不能全职在岛上两个星期,但只要用 7 个星期的周末日,就能轻松完成整个课程。因此奉劝有志者在选取教练的时候,别步我后尘。


2008年10月12日星期日

P.Dayang End Season Dive



很高兴可以带大家一起潜水,谢谢 Geolink 减轻了我的工作,让我不至于手忙脚乱,也谢谢我们的四大美人思蓉、火箭美、丽婷和 Pauline 的参与,你们的到来崛起了新山 PLAY BOY 的疯狂追随,尤其是国阵、木四水、琳琳,这 JB 三大 PB 都同时出现,真是壮观之极。人算不如天算,冒出了火狐这程咬金,突然爆冷门被他跑了出来,就让我们各位献上真诚的祝福,愿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在 此也谢谢我们的随行小医生 DING,有他的加入大大提高大家的安全感,尤其我这病猫,竟然在星期六晚上忘了吃药,早上起来又鼻塞。第一个 dive 鼻子还挺听话没有阻塞,怎知却在最后 一个 dive 的时候有点不听话,造成太用力 equalize 耳朵,导致在水中听到有点玻璃破裂的声音,左右前后上下看过之后,发现并没什么不妥,才暗地里苦笑该是自己鼻塞问题,造成耳朵出现状况。哈,上船的时候尽 量避免不让大家见到满脸是血的我,怎知还是让火箭妹看到,很恐怖吧!

这次的能见度极佳,造就各位难忘的潜水行程,虽然共船的另外一组的麻 将黑脸教练常给我们脸色看,但相信各位绝不会跟如此没有气度与不懂得体谅别人的家伙计较。毕竟如我们发起火来,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之下,他也很难下台。 看在他天生一副麻将黑脸的份上,我们就同情一下他的遭遇,愿他安享晚年,放过他吧。

成熟稳重的 Bjohn,还有没什么时间和你谈话的 Leslee,也谢谢你们的参与,希望下次 Open Season 的时候能再见到各位。

2008年8月31日星期日

P.Dayang 国庆日之潜 2


在 captain point 被triggerfish 攻击后,我们来到这次的高潮点,拿起国旗在水底庆祝国庆日。

2008年8月30日星期六

P.Dayang 国庆日之潜 1

被骗

Tioman TRD 后,接着下来的就是 Dayang,一个我非常喜爱的岛屿。为了赶半夜 12 点的船,我们几乎马不停蹄,不断狂踩油门,才勉强在1 点左右到达码头。怎知因为退潮关系,被逼呆到凌晨 3 点才有船进岛,有种被负责人骗的感觉,早知就不用那么赶了!想起 Geolink 刚在休息站还穿着上班服的模样,还真有点对不起他。


刺激的 checkout dive

一听到友团决定要到 Ranner Rock 做 checkout dive,心里就开始担心队员是否能做出适应,毕竟这里属于急流区。与对方团长交涉后,发现他们去意已决,唯有答应对方在这里做 checkout dive。一个不好的开始,因为急流关系,无法在下水后向船夫要多几块重量石,5 名队员就这样的得取消这次的潜水活动。在这里需要感谢 Arif 的协助,因为他的拔刀相助,把组员载到我们的船,才不至于游一段非常远的距离。
护送 5 人上船后,与 Guo Zheng 下水寻找大伙,可惜找了20分钟都没发现他们的踪影,唯有结束潜水活动,上船等待大家的归来。幸好聪明的 Geolink 和 Burger 在发现我迟迟未归位的时候,采取了应变对策,开始了他们的潜水活动才不至于全军覆没,因我缘故造成大家损失了一个潜水机会。


平却不静

Crocodile Rock 后,组员慢慢地恢复信心,因此决定带众人到著名的潜点——Pinnacle。话说友人上星期曾在这里睹豆腐鲨(whale shark),当大家抵达水底的时候才发觉不妙,因为平静的海面并不意味着较好的能见度,充满着急流的海底让大家的压缩空气消耗得特别快。不到 30 分钟,我就需做出结束潜水的决定。


沟通问题

配合懒惰的船夫,我们选择了 Dayang Tip 作为夜潜的地点,方向是朝着食堂前进,为的是省却船的载送时间,潜后一上岸就可用最短的时间,直接冲向食堂吃饭。暗流把我们分裂成两支相距 10 米的队伍,再无法召唤分散的组员,导致被逼下降到 28M 左右的水深。经过 3 次的潜水活动,再加上突然下降至如此的深度,开始担心组员和自己会患上潜水夫病症,紧急状态之下唯有立刻游向另外一组,带领他们到较浅的水域进行夜潜。

2008年8月24日星期日

小丑鱼 – Tioman TRD


花了不少时间在 Pirate Reef 拍这只小丑鱼。


2008年8月23日星期六

独角戏 - Tioman TRD


茫茫的大海中,随波逐流的感觉还真不错。



追逐这家伙 (Hawksbill Turtle)让自己又再次与大家离群。



壮观的 Barracuda 群,再次把我与大队的距离拉得更远。哈,这玩意儿只有我自己看到,其他人都没这眼福,可惜。


“你还好吗?”,这是来自位渔夫的问候,指了指自己的船只后,渔夫向自己微笑了一会儿,就继续他的行程。二十分钟已经过去,载送自己的船只却还未出现,虽然瞧见船只的踪影,但不管如何努力摆动浮标(SMB),大力地吹起哨子,船夫都好像没感觉似的。

载送自己的船只距离约500米左右,沙滩也在自己眼前 1 公里范围内,正考虑着是否要游去船只的时候,一个大浪又再次打到自己的脸上,心想海浪那么的大,自己所在处之地又不是异常危险,懒惰的自己也不可能会游去船只那里,更别说游到沙滩!

既来之,则安之,仰躺在大海中,静静地看着天空。不久,我这傻瓜又被其它潜水中心的船只发现,在对方的邀请下,我上了他们的船,让他们把我载送到自己的船只,结束了这场黄豪坤失踪闹剧。

话说都是自己顽皮,忘我地追逐着海龟,但听到敲打气筒声音的时候,才察觉大家在找着自己。能见度偏低的情况下,一直未能找到声音来源之处,慢慢地这股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,接着就再也听不到了。哈,我又得做危险的 SOLO DIVE,再唱支自己拿手的独角戏!

2008年8月1日星期五

“我很早就想告诉你这事情,只是不懂得如何开口……”


志良和我的关系,不知不觉已经维持半年,半年里头所学习到的就是“什么也没有,什么也做不好!”,一句简单的话语,结束了我们之间的师生情谊。泳池训练、带 团潜水,平均每一个月都会至少一次,日记中所记载的一切如今只能成为回忆。曾觉得他如不是最好的人,就是一个最坏的人,典故从之前的日记有提到:




200821 星期五

阴阳差错

潜水长,是第一步迈向专业潜水的梯级,百般曲折终于狠下心来参与此课程。在还没拿到版权费之前,就就开始联络几间潜水中心,进行市场调查。现在版权费到手了,偏偏就拿不定主意,因为每一个教练都拥有不同的看法,大家都说各自是最优秀的,好笑!

最后的决定是在六月假期,到刁曼用两个星期时间考取此资格,主要是因为较符合自己的经济能力。Egnes 在之前曾强力推荐智良做我教练,自己也口头答应了智良,正式拒绝智良的时候,才发现他已为我准备一切,自己顿时吓傻了眼,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!

拜访了智良,证明他没说谎,心想这家伙还真大胆,在一分钱也没收到之下,还那么信任我这陌生人。直觉告诉我这是个好人,阴阳差错之下,就这样掀开了实习潜水长的旅程。



虽然有朋友告诉我,这是志良耍的小手段,目的是要把自己哄入他钱囊中,但自己还是坚信不疑,深信他不会如此待人,直到今天这通电话,方让自己对他彻底失望,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了出来。

2008年7月13日星期日

生日会



Happy birthday to you, happy birthday to you……”海豚唱着生日歌,老大把一本鱼类辨认图鉴交到我手上,才发现原来这生日会我也有份,Burger 接着开始为大家表演 Tiger Show,把节目带上高潮,谢谢大家的用心。



谢谢大家送我的礼物。

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

Dive Leader

连日来都是这样,大家也开始有点受不了,当我们向 Dive Leader 投诉这几天的潜水活动都无法准时进行,耽误了原有的潜水次数,他竟然用了个堂皇的借口,“不关我的事,而是你们每次都迟到!”,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。闲来无事做的队员,这时候也开始显现忿怒相,不一会儿功夫就全都在船上,个个伸长脖子等待着“守时”的 Dive Leader


“放飞机”也是这 Dive Leader 的强项,眼看他跟随大家到鳄鱼石(Crocodile Rock),但却不不知为什么不 Gear Up穿上自己的配备,正当想问看他葫芦里头卖些什么药的时候,他就一句话说:“这行程交由你负责! ”就这样把大家抛弃了。


Dive Leader 是整个潜水队伍的灵魂人物,他们会负责整个行程的进度、大小杂物等,以求让参与者拥有宾至如归的感觉。四天三夜 AUR潜水配套,包山包海、包吃、包住、包船、包大便,才收取 RM700,可说是便宜到屁股烂。只不过事情往往难以称心如意,整个行程的缺陷就以选错了 Dive Leader 最为让人叹息。




这超级大 Bump Head Parrot Fish,早上在 P.Lang 被我们发现,体积真是大的吓人。




2008年7月11日星期五

害人精

NDL No Decompression Limit)是潜水最需要留意的项目之一,因为这是促使减压病(DCS)的主要因素,这次在 CAPTAIN POINT把众人带到水深 26.2 公尺,潜水电脑所显示的 NDL 时间越来越短,指南针所示的方向好像有点不对劲,感觉把自己带到更深的地方,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地方,再也见不到底、见不到水面,珊瑚礁更是离我们越来越远。以防大家出事,立刻上升到较安全的深度,但不懂为什么海豚和鱼鳞老是呆在最低下。海水越来越混浊,人数也因为这样而少了一部份,无法寻获其它组员的情况下,唯有根据迷失伙伴处理守则,搜寻了一分钟后浮出水面。

“好的开始,失败的结局”是这次最好的写照,一下到水底我们幸运地发现两只狮子鱼和一只魔鬼鱼,想不到这以后却是个残酷的结局,追根究底发生这次的迷路事件,都怪自己事前没做好妥善的方向定位工作,导致无法好好地导航,带领大家回到珊瑚礁。


在此向各位赔上这次潜水行程的组员道歉,愿大家原谅我这害人精。


2008年7月10日星期四

Canon Powershot G9 with Ikelite AF35

这是乾妈送我的新玩具,所谓多个香炉多只鬼,突然多出了个相机、闪光灯、潜水壳等,还真令我烦了一阵子,不懂得要如何妥善安顿它们。吝啬的我并不舍得花钱买一个防水箱 DRY BOX)置放这些器材,要知目前一个手拉式潜水用具行李箱(Gear Bag)和背包已经快让我招架不住,如再加上一个防水箱,假以时日肯定会把它遗留在什么地方。

第一次新机下水,拍出来的作品果然都是一些不堪入目之作,曝光过高或过低的照片占大多数,不断地调整闪光灯的敏感度,总算交出让人稍微满意的成绩。夜潜的时候,更是无法掌握相机功能,难度比起日间高出许多,不是无法对焦,就是成功对焦后照片过于明亮、失去角度等问题,更在专心玩弄相机的时候,差点撞到可爱的水母姐姐。

曝光度不够

过度曝光

这张曝光度应该刚刚好,但是背景却太复杂,无法突出主题。

2008年7月9日星期三

五月天很 MAN

“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”,这可能就是逃课的报应吧!车停在 AIR HITAM 收费站的时候,突然再也无法启动引擎,警铃不断地响,如何努力地转动钥匙,也无法听到引擎启动声,毫无疑问这是电池寿终正寝的征兆,三更半夜能从哪弄来个新电池呢?


大伙儿决定先帮我推车,当即将上演老汉推车的时候,五月天从车里拿出一条红黑双粘的电线,每一条电线的尾端,都拥有一个如鳄鱼嘴巴似的夹子,这就是俗称的 Jumper吧!五月天把自己车子的引擎盖打开,再过来把我汽车的引擎盖也打开,狠狠地用鳄鱼嘴巴夹着咱们车子的电池两极头,接着启动自己的车子,再吩咐我试试看扭转车匙。奇迹发生了,电源成功被输送,引擎终于有正常的反应,不负众望动了起来。


偷偷瞄了美人鱼一眼,发现她眼神流露出一种难以让人分辨,到底情意还是荡意的讯息,只知道他不断呆望着五月天。这也不能怪她,毕竟我也觉得五月天实在太 MAN 了,美人鱼记得要加把劲,谨记肥水不流人田,快点把五月天弄到手里吧!

2008年6月15日星期日

一波三折

这是一个非常紧凑的潜水行程,原则上来说只有区区两天,Ravi, Germit, Jaya, Nanda 是这次的潜水队员,Ravi 是志良要我在这次的行程,好好向他学习的对象。Ravi 所分配给我的工作,比想象中容易,都是负责一些文件、整理配备、清洗用具、照顾队员等之类的杂物。不懂是否心理作用,总觉得 Dayang 有点“衰”!话说第一个潜水活动,Germit 控制不了浮力,被逼上升结束潜水活动而颓丧之极,费了不少唇舌才哄回这大孩子。Nanda 在第二个潜水活动中,面罩带突然断掉,送了他上船后,沿着水泡找到的却是其他队伍,唯有既来之则安之继续做个叛国贼。Jaya 就在第三个潜水活动作怪,突然跳下看似平静无比的水面,结果被水流冲得远远的!狼狈的他此时唯有不断拼命地游回船上,上船第一句话就气喘喘地说自己像只狗,还真莫名其妙。


昨天的“衰”只是个开始,今天只有一个潜水活动,也是这行程最后的一个潜水活动,Jaya 就在这里发生了意外。突然趴躺在甲板上的他,有点让人觉得匪夷所思,更令我觉得不安。从他口中再三确定没事后,还是不断地观察他,毕竟假如好像他所说的耳朵进水,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反常动作。Nanda Jaya 的潜水伙伴,因为之前曾目睹 Jaya 在安全停留的时候有点不稳定的状态,因此开始检查 Nanda 的潜水电脑,看会否因为上升与下降过于不规律而导致身体机能出现状况。潜水电脑所记录的数据基本上相当正常,但是还是非常害怕 Jaya 得了潜水夫病症 DCI),因此还是无法放心。造成潜水夫病症一般都发生于潜水深度超过十公尺以上,因减压不当而令残留在身体组织或关节的惰性气体如氮气或氦气,无法随血液循环排出体外而形成气泡。过多的气泡会造成身体不适或急性障碍,此病症可依症状分为减压病一型、减压病二型和慢性型等三种类型。除了潜水夫病症,同样怀疑 Jaya 会否因鼻窦炎才引发不适,因为他一直声称自己得了 reversal block,就是说在上升的时候耳朵无法与水压取得平衡而导致的病症。


Jaya 过后出现无法平衡、呕吐、晕眩等状态,甚至需利用纯氧设备才勉强把伤势减轻……


2008年6月13日星期五

贪小便宜

“今天得空吗?”

“得空,刚放学,可以回家了。”


“那明天和后天得空吗?”

“得空,都会在家!”


“要去潜水吗?”

“要钱的不去,没钱了!”


“不用钱,要不要?”

“要!”


以上与志良的对话,很明显我是个贪小便宜之人,回神过来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推辞了,毫无疑问这次的潜水行程,很可能把自己星期一的两科考试给当掉。老婆不断骂自己笨,听到不要钱就什么也答应,竟然忘记今天是星期五,忘记去 P.Dayang 要五个小时车程,四个小时船程,还有明天就是星期六,后天就是星期日!


2008年6月8日星期日

哀悼

沉重的心情,陪伴着回程中的我,从船员口中得知潜水员丧命之事,除了阵阵叹气声,也不懂得如何是好,唯有献上深深的祝福,愿亡者往生极乐,也愿其家属节哀。

盒子鱼

盒子鱼(boxfish)身手灵活,费了不少劲儿才成功让 Tajul 拍摄到其照片,Teluran 过后我们就忙着收拾用具准备回家。


2008年6月7日星期六

请撑下去!

“你们的船有紧急氧气供应设备(Emergency Oxyen Unit)吗?”,对方神情严肃与紧张,觉得事态严重,立刻回船询问船夫。来到现场的时候,才惊觉此事超乎自己的想象范围,躺在船上的伤者,头和手部多处都有被割伤的痕迹,有吐血现象,初步怀疑这是被船的旋螺桨(Propeller)所致。在他们包扎伤口的时候,有点纳闷为什么伤者所躺的地方并无正常状况的满地血迹,当怀疑当事人是否已经大量失血的时候,他突然发狂似的拔掉氧气面罩,并且不知从哪来的力量,有如神助似的努力推开围绕着他身边的施救者,并企图站起来!为了避免伤势恶化,惟有当机立断把他给压了下来,不让他继续走动。

一个拳头就这样往自己的脸上贴,也不理会那么多,更没时间判断这拳打得痛不痛,继续压制着他,突然“噗”的一声,脸上有种热腾腾的感觉,心想该不会被吐得满脸是血吧!为了避免吓坏身边的施救者,惟有用手偷偷把血迹擦干,然后提醒身边的人继续供应氧气,以便把情况稳定下来。他终于冷静下来,不知是氧气起了作用,还是已经筋疲力尽,或是已达呈休克状态。抬了伤者上船,但心中却有股不祥的预感,因为刚刚那症状完全符合了“Shock Stage”,意思是说当一个人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,因为心脏衰歇而导致难以呼吸,此时病人会不惜一切代价,疯狂地想挣一口气,如来不及时输血,一命呜呼的机率相等于100%。

愿伤者撑得过这难关……



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

夜潜多了个伴,让我有了更好的借口离开大队,当发现他们手电筒的光线越来越微弱,离自己越来越远,知道他们再也看不清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,我开始了赶鱼行动,把好像盘子那么大的鱼,一只只赶离现场。做坏事的感觉还是像往常那么痛快,事后就继续带着 Tajul 四处流荡,此时竟然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,被一个小家伙瞧见——小鳗鱼!



海兔交配






海兔或者我们常称呼为 Nudibranchs 是一种很可爱的软体动物,样子有点像缺壳蜗牛,被称为海兔是因为它们在爬行的时候,触角能向前或两侧伸展,休息的时候则会向上竖立,就好像兔子的长耳朵般灵活可爱。颜色鲜艳与动作缓慢的特点,使海兔成为潜水摄影者所爱,尤其是初学者更对之爱不释手,常以海兔作为摄影题材。交尾是海兔的交配方式,但是群交更是海兔特别之处,通常从三至十多只海兔一起进行交配也属常事,雌雄同体的海兔更能在这时候把造物主的创意天分发挥的淋漓尽致。以三只海兔交配作为例子,排在最前面的海兔如充当雌体,最后面的则会成为雄体,至于中间的海兔更是神奇,负责扮演雌雄两角色,为前面的海兔充当雄体,为后面的海兔充当雌体,印证了马来俗语所说的:“DEPAN PUN BOLEH, BELAKANG PUN BOLEH!


午餐后,下雨导致我们必须选择 West Tip 为接下来的潜点,原因是这里的能见度会比其它地方来得较高。人算不如天算,阿华却在大队都上船的时候,不懂去了什么地方,通过水中的泡泡,我们找到阿华的所在位置,原来这家伙溜到其它地方进行安全停留。问起他为什么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得到一个简单的结论,那就是他被鬼迷!海浪实在太大,再加上下雨,队中已有三人退出接下来的潜点——Crocodile Rock。天意弄人,当大家都不对 Crocodile Rock 抱着任何期望的时候,竟让我们目睹了难得一见的海兔交配!

Uncle 不见了

紧紧地捉着阿嫩,因为他控制不了自己,不断往上浮。这都怪自己好玩,允许他操纵腊肠(Surface Marker Buoys)。他用的腊肠是属于需要自己用嘴巴吹气才能发放的型号,比起一般利用奶嘴充气的腊肠,更需一定的技术方能成功操作。腊肠是潜水员必备的讯号与安全工具之一,主要用途是在紧急状态的时候引起人们或船只的注意。安全停留的时候,我们都被鼓励发放腊肠,目的是警惕附近的船只,水底下有正等待上升的潜水员,也让负责载送我们的船只得以确认上升位置,方便接着的载送工作。Dayang Channel 过后,我们去了 Rayner’s Rock,在这里因为能见度较低,所以不断提醒组员紧密与伙伴同行,千万别离队。


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,奇怪为什么好像少了一个人!”


“糟,Uncle 不见了!”


点算了几次,还未发现 Uncle 倩影,因此我和志良兵分两路,志良负责寻找 Uncle,而我负责带领两位老鸟继续行程。上船后发现 Uncle 对着我傻笑,原来这老家伙竟然死性不改,在这能见度低恶劣的状况之下,还有闲情欣赏“美色”,不管大队死活!Uncle 还告诉我们在自己不见的时候,心里有点乱、有点怕,不知要做些什么好,之后就赶快爬上船等我们。听后,大家都不禁笑了起来……

2008年6月6日星期五

遇上流氓


AUR & DAYANG 潜点地图


可爱的“凸”


五个小时的车程,再加上四个小时的船程,凌晨三点左右,终于到了 Pulau Dayang,黑漆漆一片也没什么好看。早上起床,睁开双眼才发现这小岛非常特别,整个岛屿都被大大小小的石头和参差不齐的椰树围绕着,最可爱之处莫过于其中的一块石头,竟酷似国际知名问候手势——凸, 可见老天爷偶尔也会对世人展现其幽默的一面。


Sebukang Bay 进行 Check Out Dive 的时候,场面有点混乱,因为与其它队伍混合在一起,导致在辨认组员的时候,费了不少时间与眼力。午餐后,我们就迈向另一个潜点—— Pulau Lang,在这里我们遇上能见度低的问题,一不留神就与大队分散。此时惟有挑起领队工作,带着其它四名组员继续行程。柳暗花明又一春,在这能见度低不理想的状况下,还能遇上海龟觅食,总算对组员有所交待,不至于败兴而归。


光头教练所带领的队伍,与我们纯属共船关系,他们所到之处都充满着污言秽语,但事不关己也没把它放在心上,直到从 Captain Point 目睹他们作弄河豚、用手拉 Pufferfish 拍照Aur Jet i夜潜用刀子捅鱼,才开始为他们标下“流氓”这字眼。这群流氓公然在海洋保护区范围内到处破坏,而且手段暴戾,实在令人讨厌,就像 DoryFish 所说,恨不得在水里把他们的呼吸喉管切断,让他们无法在水里继续呼吸!


被激怒的河豚很容易因过度鼓胀而死亡

我的简介

我的照片
Malaysia
除了吃和睡,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,不过我觉得就算没有也挺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