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吃和睡,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,不过我觉得就算没有也挺好。

2008年3月23日星期日

龟公撒尿



Open Water Diver 今天终于毕业了,Labas 的潜点更好像菜市那样热闹,第一次在水中拍大合照,乱七八糟的感觉还真不错。可能情绪高昂与用气量存有一定的关系,要不然也不会导致多位潜水员提早把气耗光。上船的时候,看着光着身子的星星,询问之下才发现潜水中心出现技术上问题,带少件浮力控制衣。Reeno这时也做出了个抉择,要大队打道回府,趁机拿多件浮力控制衣给星星。


觉得奇怪,为什么潜水长吸着其他人的章鱼奶嘴(Octopus)或称备用潜水呼吸调节器?自己剩下100 Bar 左右的压缩空气,因此就拔出自己的章鱼奶嘴与他分享。想不到这家伙竟然沦落成这地步,那种“爽”的感觉立时从心中涌出来。话说这潜水长还真不值得原谅,船停泊在Soyak的时候,因为太多人等着下水,而且船身很摇,弄得接近饱和状态的膀胱极之不悦,因此就先跳下水来个龟公撒尿,顺便等待船员把自己的浮力控制衣丢下海才直接穿上。


“乒”的一声,看得我心惊胆跳,因为那声音发自我的章鱼奶嘴!一个整三百令吉的备用奶嘴,如这样就被敲坏,这打击对我来说可真不小。粗心大意的潜水长,在丢浮力控制衣的时候不懂得在想些什么,没注意的情况下,竟然让备用奶嘴敲了船身一下,可恶极了!潜水结束的时候,问了潜水长为什么把气瓶的空气耗尽,他还光荣告诉我自己只带100 Bar压缩空气下水。说得真好听,我看其实是自己忘了换气瓶,才导致有这下场,活该!


14 次的潜水记录,成功让我夺取这43夜的潜水冠军,也让我得付出额外三百令吉的惨痛代价,毕竟之前的配套只包括8次潜水费用,多出来的6次,当然要自己负责。在此要感谢老大临时接受我报名,令我有机会参与这次的潜水团,也谢谢各位的照顾,还有让我在日记中引用照片的Manta、老大、GeolinkReenodiver5657 等人。


起得早就到处去拍照……

旅馆大门

我和老大住的 Sea View 厢房,房间的灯还是红红色,很有情调。

大伙住的 Long Houese,设备挺令人满意。


餐馆,食物如不嫌的话,还算可以接受。

感谢餐馆老板特地为我准备午餐,吃午餐的时候,也惹来众人的拍照,大家都说要拍回去留念。

Tioman Reef Diver 潜水中心,服务非常好,有专人帮我们设定、整理和收拾配备。


潜水中心里头的课室也很舒适,只是售卖货品少了些,没赚到我的钱。


潜水设备也很齐全,出租价格也很公道。


刁曼的沙滩不能用美来形容,只是算还可以,不过海底世界却美得令人着迷。


2008年3月22日星期六

泰坦炮弹鱼

泰坦炮弹鱼(Titan Triggerfish



这真的太美了,到处都是扇子型珊瑚,难怪之前diver5657 强烈要求在这著名海扇公园(Sea Fan Garden)潜水!浮出水面不久,海豚告诉我她的一只蛙鞋掉入水,“咚”一声这家伙就沉入水中,发狂似地抢救那未完全沉入水中的蛙鞋。非常担心海豚的安危,因为我们这时候已卸去潜水装备,只剩蛙鞋和潜水眼镜,因此一直留意海豚的动向。这女人太会游泳了,瞥气潜水的功夫也很了得,未沉入海底的蛙鞋,竟然被她捉着一角,可惜在握不稳的状态下,又再从手里滑入水中。深度和时间上的不允许,逼使海豚紧急上升,还真担心她会突然晕倒(根据浮潜理论,这状况很容易在闭气太久发生)。未把装备 卸去的鱼灵,在众人委托下也不负众望,成功找到海豚的蛙鞋,为这场闹剧划上句号。


Chebeh 海扇公园过后,我们也分别去了 Soyak Golden Reef 这两个潜点。在 Golden Reef 有两位日本美女和一位帅哥加入我们,下水的时候可能因为过于紧张,所以有位日本妹久久无法沉入水中,安抚一番后问题就好多了。


想不到还有更刺激的玩意儿等着我们,不懂什么时候,从什么地方,突然冒出一条泰坦炮弹鱼(Titan Triggerfish)这东西竟然斗胆攻击我们的老大!老大这时候也耍出了太极棒法,用Pointer狠狠扁它!这鱼对老大蛙鞋情有独钟,可能黄色能刺激起它的食欲吧。说真的这鱼还真会挑,换成是我也肯定会把老大吃掉,毕竟肉质看起来比较有品质和干净,还真是条有品位的鱼。


顽固的炮弹鱼挨了老大一记闷棍,就把目标转移至前面的日本帅哥,这帅哥还不知死活,脚用蛙鞋拍打炮弹鱼的时候,手还紧握相机准备拍下这珍贵的一幕!安全停留的时候,大家都因为水流太急,所以握着浮标绳子,等待浮出水面的时间。奇怪,为什么在我眼前的日本妹嘴巴没咬着奶嘴(regulator),只是傻傻的握着绳子???这一幕把我给吓坏了,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帮忙找这女人的奶嘴,还好老大机警,立刻把掉在他头上的奶嘴,温柔地插进这日本妹的樱桃小嘴,好不温馨!



傻傻的乌贼常出现在夜潜


今晚是最后一个夜潜,Reeno 负责开船,看了笨手笨脚的他,还有不断交代我们不要把灯关掉,我和老大都有点担心。潜了不久,发现身边的潜水员有所不妥,为什么配备与下水之前的有点不同,细心观察之下才发现我们已经远离原本的队伍,不懂什么时候插进其它队伍,真是太神奇了。老大这时候也叫我放心,因为在我们前面打头炮的是条地头虫——Ah Kim,所以就放下心来继续做回水鬼的本分。

2008年3月21日星期五

红毛颠佬




如果我是位渔夫,肯定会恨死你们这些吃饱没事做,老爱背着铁桶沉入海底的家伙!!!—— 犹豫不决,该帮还是不帮?看着鱼儿在笼子里挣扎,努力地撞击,再撞击!心想渔夫也是为了生活才设此鱼笼,而且这里并不属于禁捕区,人人都有权利在这儿进行垂钓活动。Abec发疯似的把鱼笼翻转,自己也傻傻向前帮忙驱赶鱼儿,还顺手把鱼笼进口扯成一块。怎知跑来了个拥有高度暴力倾向的红毛颠佬,拔出剪刀把鱼笼乱剪一番! 因为害怕红毛颠佬不小心把我也给“剪”了,因此赶快逃离现场,与大伙潜水去。

离开了Tiger Reef,接下来的潜点是Labas 2 Renggis,尤其是Renggis,更让我印象深刻!在Renggis的时候,跳水过于粗心,没把潜水眼镜握好,一下水眼镜就被冲走了!眼巴巴看着眼镜沉入水中,还真不是味道,这可能就是Tiger Reef搞破坏的报应吧? Manta让我体验到人间温情,只有他能暂时抛开世俗观念,不计较我是男儿身,二话不说潜入水中把眼镜还给我,这一幕实在太赚人眼泪了!


Pirate Reef 夜潜再次让我目睹海龟的风采,而且还是只躲在洞里头的懒龟!Abec 用手电筒照了两下,懒洋洋的海龟开始上演老龟出洞,看得入迷的我差点把老大搞糊涂,因为长时间把头倒向下,脚倒向上,令老大误以为他自己不知怎么回事突然与众不同。

2008年3月20日星期四

丧家之犬


下课时间一到,就立刻跑去找佩珊,然后一起回家。还没到家门口,就已经看到爸爸的车在等着。预测到会有今天的状况,所以上星期已简单地把行李收拾好。再重新整理一番,就随着爸爸出发到大城堡(SRI PETALING)与大伙会合,途中也顺利遇上 PSS 和星星。兜兜转转终于在约定时间到达集合地点,好热闹的场面,爽爽牌卫生巾、寡佬、枕头和露夫人竟然在场,特地为我们饯行……


“豪坤,起来了,起来了!!!”,被老大这样一叫,还真感到有点尿急,从车子爬出来,走了两步就把陪伴着我28年的伙伴掏出来,进行连串疏解活动。因为接近凌晨三点,所以决定取消在旅店留宿的计划,呆在在车里休息。迷糊中还听到海豚的笑声,真是精力充沛的一群。凌晨五点半左右,脚不着地似的走去码头,这时候发现阵容有所变化,从原本的十二人增加至二十多人。懒惰应酬的我,干脆找了张椅子继续与周婆约会。


来到刁曼岛的 KG.TEKEK,不久就开始了第一个 Check In Dive,潜点是 Pirate Reef。发现自己无法下水,怀疑浮力控制衣和其它道具乃处于干燥的状况,因此游回船要多一块重量石。Janet 和两位潜水员也面对同样问题,在缘分召唤下我们重组队伍,与潜水长来个迟到的下水礼。迟来的我们在寻找大队的过程中竟遇上海龟,可说是眼翁失马,焉知非福!碰上大队的时候,剩余时间已不多,安全停留的时候更发现Janet 有点怪,屁股像被鬼扯似的往上飘,看了气压表才发现这家伙差不多气尽人亡,难怪被变轻了的气筒往上扯。


午餐后的两个潜点,Genting Bay Marang Rock 都比不上傍晚的 Shore Dive 刺激!老大、Manta 和我得空没事做,三人问了有关潜点位置就冲下水里。去的时候遇上强劲的潮流,回的时候也遇上这潮流,还真有点被逼疯的感觉,维持在3米的潜水方式,真不是味道!最后大家都受不了浪潮的打击,一个个有如丧家之犬爬上岸,悲壮地走回旅馆。

2008年3月19日星期三

咬牙切齿

碰……碰…… F*CK !!!

车摆了两下、跳了几下,更听到老大的惨叫声!看着老大的反应,心里虽然觉得好笑,但在私心作祟下,还是努力装出一副关心他老人家的模样,毕竟如等下被踢下车,滋味可更不好受。JOLIN KEN 过后也纷纷联络我们,要求停下车子进行检查。

“哇!”这个就是我一下车的反应,想不到类似轮胎的黑色物体,竟然可以把车子的防撞杆弄裂,可想而知当时的撞击力是多么地强大。看着 JOLIN Myvi KEN Kancil,突然开始相信咖啡店叔叔们所说的话,声称马来西亚是用牛奶罐造车的言论!老大的马赛地果然有大将之风,就算挨了一声 F*CK,也不恨我们,继续保留它原有的身材与外貌!

凌晨两点左右,在车子咬牙切齿的状态之下,终于把我们送到丰盛港。

2008年3月15日星期六

浮潜之反思

上星期两项的限制水域潜水练习(Confined Water Traning),加上今天的三项,Wong 和美燕终于完成了所有的限制水域潜水练习,接下来就剩出海潜水了!浮潜(Skin Dive)练习时,发现每当要潜入池底的时候,就是不断地在水面翻转,无法憋气潜入池底。一番检讨后,惊觉自己忘了用蝴蝶踢水法(Butterfly Kick),在鞠躬后把自己踢了水底!之前都是把脚伸直,慢慢摇动双脚,难怪每次都被这动作弄得在水面翻转!!!


维修后的小红马,完成了 100KM 左右的行程,与我冒雨凯旋归家!



2008年3月8日星期六

脱链

志良没完没了的配备讲解,除了浪费时间、沉闷、没效果,更让人吃不消。突然想起 Egnes 对我说过的话:“来学潜水的人,并不是给钱买耶稣,他们要的是潜水,就是那么简单。至于讲解方面,要见机行事、点到即止,很多东西书本写得比你讲还要详细。”

今天和两位新学员一起上课,过程中发现这两人表现不错,顺利完成 限制水域潜水练习(Confined Water Traning)一和二。阿 Wong 是个可爱的男人,在陆地上生活了大约30年,因此难以适应用潜水配备呼吸,鼻子常不自觉地吸气与呼气,弄得眼罩都是雾气,也常因为不习惯用口呼吸,喝了不少池水。美燕是我14星期辅导在职训练认识的朋友,虽说曾去浮潜,但明显经验不足,难以掌握蛙鞋的操纵技巧,也因为这样当用嘴巴吹浮力控制器(BCD)的时候,露出了紧张与恐慌的表情。

气筒的浓缩空气耗光,又或者配备故障,都可能导致浮力控制器无法正常操作,这时候如不会使用口吹浮力控制器的方法,单凭蛙鞋拍打的力量,支撑着自己和配备浮出水面,可想而知是项不容易的工作。

车借了给佩珊弟弟,今天又得再次麻烦小红马,想不到在回途中,小红马突然脱链了!幸好还可以自己“仙家”,勉强让小红马操作,才不至于推着电单车回家。昨天才带小红马去身体检查,想不到竟然还会发生这事情,是时候换医生了。




简单的工具,解除了我的困境。


满手留下被奸污的痕迹。


勉强把车链装回上去。

我的简介

我的照片
Malaysia
除了吃和睡,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,不过我觉得就算没有也挺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