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吃和睡,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,不过我觉得就算没有也挺好。

2008年4月5日星期六

盐巴卡奶嘴





早上,当准备去 Terembu Kili 潜水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的奶嘴不断泄气,而且无法用一般的方法解决,因此唯有头低低地把奶嘴交到志良手上。“盐巴卡奶嘴”,志良简单描述后就把奶嘴往水中敲,这方法果然奏效,简直是神奇与厉害的典范!追根到底,我才是导致这问题的罪魁祸首,如昨晚认真点清洗用具,今天就不会发生此事了。本来在魔鬼鱼城市(Stringray City)过后,我们打算前往下一个潜点—— Mini Mounth,但因为海浪太大,有点不适合初学者,因此志良临时更换潜点,要求船夫把大伙载到 Mak Cantik 这地方,一个与 Mini Mounth 地形非常相似的潜点。


阿嫩在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,就差不多把气筒的空气耗尽,为了安全起见,志良交代我先把他带上船。安全停留的时候,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无法静下来,不断要我看他的气压显示器,一看之下才明白过来,原来他是担心自己把气耗尽而无法完成安全停留。为了安抚可爱的他,唯有让他瞧瞧我的气压显示器,看后他终于放下心头大石,毕竟我还剩一半以上的空气,足以应付我们两人的紧急需求。浮出水面,看着阿嫩鼻孔不断流出血水,还真替他担心,询问之下才知道他耳朵有点问题,过度平衡水压所导致的后遗症。在 Redang Bay House Reef,这也难怪美燕突然出现状况,毕竟平均深度维持在6公尺左右,难以控制浮力是很平常的事情,把重量石给了美燕一块,自己也开始有点飘飘然,好不容易适应后才发现与大队失散。安慰美燕之余,顺手拿起昨天志良赠送的指标器(Pointer),不断往气筒敲打以便引起大队注意。所幸,不久就听见志良回应,结束了这场寻亲记。




今天的四个潜点,潜点资料、潜点地图、潜水规则、潜水方式、紧急规则、安全设施等,这都是我需要负责的简报项目。讲解的时候非常模糊、没重点、呆板,甚至无法联想与预测整个潜水的过程加以活泼叙述,这是志良给我的评语。


备注

奶嘴 :第二呼吸调整器或 2nd Stage Regulator

2008年4月4日星期五

阿嫩



谈到差不多天亮,已经支持不住,感觉志良也在不久把车停在一边休息。从家里到热浪岛的路程,差不多要八个小时左右,长时间呆在车里的滋味,还真有点吃不消。午餐后我们就开始第一个潜水活动,潜点是沙滩附近的水域——Redang Bay House Reef。浪有点大,三两下子就可以把人给击倒,阿嫩(Anad) 更因为这样而无法游到下降地点,为了大局着想,唯有跑去把 阿嫩拖到集合地点。强烈的阳光,再加上咸咸的海水,弄得眼睛难以睁开,还好这一切都随着沉入海底而消失。

过后我们到第二个潜点——Baby Shark Point,这潜点海洋生物虽然比较少,但却因为海浪比较小,所以适合队员进行技能测验。志良一直以来都有个坏习惯,就是你越怕一件事情,他就越要你尝试与克服,阿嫩也因为这样吃了不少苦头,不断地被要求把浮力控制衣脱下再穿回去。 多次尝试之下,阿嫩终于建立起自信心,顺利掌握这技能,过后还偷偷在一旁,陶醉与光荣地不断重复这技能,看了还真有点累!

我的简介

我的照片
Malaysia
除了吃和睡,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,不过我觉得就算没有也挺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