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吃和睡,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,不过我觉得就算没有也挺好。

2008年6月15日星期日

一波三折

这是一个非常紧凑的潜水行程,原则上来说只有区区两天,Ravi, Germit, Jaya, Nanda 是这次的潜水队员,Ravi 是志良要我在这次的行程,好好向他学习的对象。Ravi 所分配给我的工作,比想象中容易,都是负责一些文件、整理配备、清洗用具、照顾队员等之类的杂物。不懂是否心理作用,总觉得 Dayang 有点“衰”!话说第一个潜水活动,Germit 控制不了浮力,被逼上升结束潜水活动而颓丧之极,费了不少唇舌才哄回这大孩子。Nanda 在第二个潜水活动中,面罩带突然断掉,送了他上船后,沿着水泡找到的却是其他队伍,唯有既来之则安之继续做个叛国贼。Jaya 就在第三个潜水活动作怪,突然跳下看似平静无比的水面,结果被水流冲得远远的!狼狈的他此时唯有不断拼命地游回船上,上船第一句话就气喘喘地说自己像只狗,还真莫名其妙。


昨天的“衰”只是个开始,今天只有一个潜水活动,也是这行程最后的一个潜水活动,Jaya 就在这里发生了意外。突然趴躺在甲板上的他,有点让人觉得匪夷所思,更令我觉得不安。从他口中再三确定没事后,还是不断地观察他,毕竟假如好像他所说的耳朵进水,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反常动作。Nanda Jaya 的潜水伙伴,因为之前曾目睹 Jaya 在安全停留的时候有点不稳定的状态,因此开始检查 Nanda 的潜水电脑,看会否因为上升与下降过于不规律而导致身体机能出现状况。潜水电脑所记录的数据基本上相当正常,但是还是非常害怕 Jaya 得了潜水夫病症 DCI),因此还是无法放心。造成潜水夫病症一般都发生于潜水深度超过十公尺以上,因减压不当而令残留在身体组织或关节的惰性气体如氮气或氦气,无法随血液循环排出体外而形成气泡。过多的气泡会造成身体不适或急性障碍,此病症可依症状分为减压病一型、减压病二型和慢性型等三种类型。除了潜水夫病症,同样怀疑 Jaya 会否因鼻窦炎才引发不适,因为他一直声称自己得了 reversal block,就是说在上升的时候耳朵无法与水压取得平衡而导致的病症。


Jaya 过后出现无法平衡、呕吐、晕眩等状态,甚至需利用纯氧设备才勉强把伤势减轻……


2008年6月13日星期五

贪小便宜

“今天得空吗?”

“得空,刚放学,可以回家了。”


“那明天和后天得空吗?”

“得空,都会在家!”


“要去潜水吗?”

“要钱的不去,没钱了!”


“不用钱,要不要?”

“要!”


以上与志良的对话,很明显我是个贪小便宜之人,回神过来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推辞了,毫无疑问这次的潜水行程,很可能把自己星期一的两科考试给当掉。老婆不断骂自己笨,听到不要钱就什么也答应,竟然忘记今天是星期五,忘记去 P.Dayang 要五个小时车程,四个小时船程,还有明天就是星期六,后天就是星期日!


2008年6月8日星期日

哀悼

沉重的心情,陪伴着回程中的我,从船员口中得知潜水员丧命之事,除了阵阵叹气声,也不懂得如何是好,唯有献上深深的祝福,愿亡者往生极乐,也愿其家属节哀。

盒子鱼

盒子鱼(boxfish)身手灵活,费了不少劲儿才成功让 Tajul 拍摄到其照片,Teluran 过后我们就忙着收拾用具准备回家。


2008年6月7日星期六

请撑下去!

“你们的船有紧急氧气供应设备(Emergency Oxyen Unit)吗?”,对方神情严肃与紧张,觉得事态严重,立刻回船询问船夫。来到现场的时候,才惊觉此事超乎自己的想象范围,躺在船上的伤者,头和手部多处都有被割伤的痕迹,有吐血现象,初步怀疑这是被船的旋螺桨(Propeller)所致。在他们包扎伤口的时候,有点纳闷为什么伤者所躺的地方并无正常状况的满地血迹,当怀疑当事人是否已经大量失血的时候,他突然发狂似的拔掉氧气面罩,并且不知从哪来的力量,有如神助似的努力推开围绕着他身边的施救者,并企图站起来!为了避免伤势恶化,惟有当机立断把他给压了下来,不让他继续走动。

一个拳头就这样往自己的脸上贴,也不理会那么多,更没时间判断这拳打得痛不痛,继续压制着他,突然“噗”的一声,脸上有种热腾腾的感觉,心想该不会被吐得满脸是血吧!为了避免吓坏身边的施救者,惟有用手偷偷把血迹擦干,然后提醒身边的人继续供应氧气,以便把情况稳定下来。他终于冷静下来,不知是氧气起了作用,还是已经筋疲力尽,或是已达呈休克状态。抬了伤者上船,但心中却有股不祥的预感,因为刚刚那症状完全符合了“Shock Stage”,意思是说当一个人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,因为心脏衰歇而导致难以呼吸,此时病人会不惜一切代价,疯狂地想挣一口气,如来不及时输血,一命呜呼的机率相等于100%。

愿伤者撑得过这难关……



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

夜潜多了个伴,让我有了更好的借口离开大队,当发现他们手电筒的光线越来越微弱,离自己越来越远,知道他们再也看不清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,我开始了赶鱼行动,把好像盘子那么大的鱼,一只只赶离现场。做坏事的感觉还是像往常那么痛快,事后就继续带着 Tajul 四处流荡,此时竟然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,被一个小家伙瞧见——小鳗鱼!



海兔交配






海兔或者我们常称呼为 Nudibranchs 是一种很可爱的软体动物,样子有点像缺壳蜗牛,被称为海兔是因为它们在爬行的时候,触角能向前或两侧伸展,休息的时候则会向上竖立,就好像兔子的长耳朵般灵活可爱。颜色鲜艳与动作缓慢的特点,使海兔成为潜水摄影者所爱,尤其是初学者更对之爱不释手,常以海兔作为摄影题材。交尾是海兔的交配方式,但是群交更是海兔特别之处,通常从三至十多只海兔一起进行交配也属常事,雌雄同体的海兔更能在这时候把造物主的创意天分发挥的淋漓尽致。以三只海兔交配作为例子,排在最前面的海兔如充当雌体,最后面的则会成为雄体,至于中间的海兔更是神奇,负责扮演雌雄两角色,为前面的海兔充当雄体,为后面的海兔充当雌体,印证了马来俗语所说的:“DEPAN PUN BOLEH, BELAKANG PUN BOLEH!


午餐后,下雨导致我们必须选择 West Tip 为接下来的潜点,原因是这里的能见度会比其它地方来得较高。人算不如天算,阿华却在大队都上船的时候,不懂去了什么地方,通过水中的泡泡,我们找到阿华的所在位置,原来这家伙溜到其它地方进行安全停留。问起他为什么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得到一个简单的结论,那就是他被鬼迷!海浪实在太大,再加上下雨,队中已有三人退出接下来的潜点——Crocodile Rock。天意弄人,当大家都不对 Crocodile Rock 抱着任何期望的时候,竟让我们目睹了难得一见的海兔交配!

Uncle 不见了

紧紧地捉着阿嫩,因为他控制不了自己,不断往上浮。这都怪自己好玩,允许他操纵腊肠(Surface Marker Buoys)。他用的腊肠是属于需要自己用嘴巴吹气才能发放的型号,比起一般利用奶嘴充气的腊肠,更需一定的技术方能成功操作。腊肠是潜水员必备的讯号与安全工具之一,主要用途是在紧急状态的时候引起人们或船只的注意。安全停留的时候,我们都被鼓励发放腊肠,目的是警惕附近的船只,水底下有正等待上升的潜水员,也让负责载送我们的船只得以确认上升位置,方便接着的载送工作。Dayang Channel 过后,我们去了 Rayner’s Rock,在这里因为能见度较低,所以不断提醒组员紧密与伙伴同行,千万别离队。


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,奇怪为什么好像少了一个人!”


“糟,Uncle 不见了!”


点算了几次,还未发现 Uncle 倩影,因此我和志良兵分两路,志良负责寻找 Uncle,而我负责带领两位老鸟继续行程。上船后发现 Uncle 对着我傻笑,原来这老家伙竟然死性不改,在这能见度低恶劣的状况之下,还有闲情欣赏“美色”,不管大队死活!Uncle 还告诉我们在自己不见的时候,心里有点乱、有点怕,不知要做些什么好,之后就赶快爬上船等我们。听后,大家都不禁笑了起来……

2008年6月6日星期五

遇上流氓


AUR & DAYANG 潜点地图


可爱的“凸”


五个小时的车程,再加上四个小时的船程,凌晨三点左右,终于到了 Pulau Dayang,黑漆漆一片也没什么好看。早上起床,睁开双眼才发现这小岛非常特别,整个岛屿都被大大小小的石头和参差不齐的椰树围绕着,最可爱之处莫过于其中的一块石头,竟酷似国际知名问候手势——凸, 可见老天爷偶尔也会对世人展现其幽默的一面。


Sebukang Bay 进行 Check Out Dive 的时候,场面有点混乱,因为与其它队伍混合在一起,导致在辨认组员的时候,费了不少时间与眼力。午餐后,我们就迈向另一个潜点—— Pulau Lang,在这里我们遇上能见度低的问题,一不留神就与大队分散。此时惟有挑起领队工作,带着其它四名组员继续行程。柳暗花明又一春,在这能见度低不理想的状况下,还能遇上海龟觅食,总算对组员有所交待,不至于败兴而归。


光头教练所带领的队伍,与我们纯属共船关系,他们所到之处都充满着污言秽语,但事不关己也没把它放在心上,直到从 Captain Point 目睹他们作弄河豚、用手拉 Pufferfish 拍照Aur Jet i夜潜用刀子捅鱼,才开始为他们标下“流氓”这字眼。这群流氓公然在海洋保护区范围内到处破坏,而且手段暴戾,实在令人讨厌,就像 DoryFish 所说,恨不得在水里把他们的呼吸喉管切断,让他们无法在水里继续呼吸!


被激怒的河豚很容易因过度鼓胀而死亡

2008年6月5日星期四

练功

爸爸开始问我:“等下什么时间出发,到什么地点集合,要不要我载你?”

老婆也问我:“你连自己什么时候出发,在什么地方等,也不知道?有没有搞错!”

几乎每一次的行程,都无法掌握正确的出发时间和地点,联络志良也只讨个没趣,目标最终也无法得逞。练得一身无奈功,今天又是练人球功的好时机,临时被踢到另外一位组员的车,约定时间是下午三点,为了不让别人添麻烦,所以两点半就已到集合地点。等到四点方见人影,此时又练了一会儿石头功。

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阿秋的嘟嘟车挺舒服。

2008年6月4日星期三

旷课

原本想取消这次的行程,但因酒店预订问题,而无法如愿以偿。早前都以为这行程是在星期五、六、日,无干扰自己上课时间下进行。临时接到通知却原来不是这么一回事,需要提前一天,在星期四下午两点左右启程。星期四的上课时间是从早上九点至下午三点,当天还有考试,进退两难的局面,还真有点吃不消。蒙主恩宠,讲师这时候进院疗伤,短时间内无法继续上课,因此把剩下的节数,转交给代课讲师。代课讲师因为公务繁重,取消当天的考试和上课,换成午餐后一个小时的聚会,讨论课业进度。天赐良缘,这时候不旷课,还要等到什么时候!

我的简介

我的照片
Malaysia
除了吃和睡,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,不过我觉得就算没有也挺好。